公告
·白云边酒业多管齐下奏响帮...
·白云边酒业荣获松滋市工间...
·白云边酒业召开2017年宣传...
首页 » 新闻中心 » 热点话题 » 详情

我的安全对家人原来如此重要

编辑:王小波 发布: 发布时间:2016-06-27 阅读:

麦收了,我帮父亲整田。父亲对我说:“我年纪大了,使用机械有些力不从心,你要慢慢学用机械了,毕竟你还是个农民工,离不开这片土地!”其实我早就想学农业机械的使用,一是好奇使然,二来可以让父亲轻松些。可父亲一直不让我入手,说是很危险。不但如此,电改前乡亲们推举我做村民小组的电工时,也让父亲以不安全的理由硬生生地搅黄了。我知道,父亲有个心结:我三叔车祸后留下了后遗症,大脑时好时坏。四叔在建磨盘洲大桥时,因他人违章操作触电身亡。幺叔幼年不懂事被机械皮带辗断一只脚,落下残疾。兄弟们的不幸,在父亲心里留下了挥之不去的阴影,也让父亲给我划了一道红线:凡是有危险的事情从不让我接触!

现在父亲终于松口了,我很高兴。在父亲眼里,我永远是个孩子,把一件有危险的事交给我做,觉得这是父亲对我成熟的认可。扳离合,挂档,推犁刀档,加油门,慢松离合……父亲教得很仔细,有着C1驾照的功底和刚学的那份谨慎,我也学得很快。几垄地下来我基本掌握了操作要领,父亲也不再亦步亦趋紧跟着我,只是在地头盯着我。

“这好像也不像老逗说的那样危险嘛!”我的心情也随之轻松了起来。正当我洋洋自得的时候,一场危机正向我袭来。在完成转垄掉头之后,需要挂倒挡调整位置时,我习惯性的推了犁刀挡——这是操作大忌!我一松开离合,整个机械就将我猛的往后一推,“不好!”我连滚带爬的横向一闪,机械“嗖”的一下,掉进了我刚才身后的一个窖坑,明晃晃的犁刀呼啦啦的转着,像是对我示威,假如不是我横向一闪,被机械推进了窖坑,肯定会被机械压住,呼啦啦的犁刀会把我绞得体无完肤。虽然吓得不轻,但第一个感觉还是有些洋洋自得:“哇!我的身手还挺敏捷的嘛……”当我站起来之后,发现父亲早已被吓得脸色苍白,哑了口,整个上身随着喘息剧烈的起伏着,摇摇欲坠……我赶紧过去扶住还在发抖的父亲,见我活蹦乱跳的没有受伤,心情才慢慢平复了下来,在我的搀扶下回到家里傻呆呆的坐在椅子上半晌,才开始责骂我。

晚上,老婆下班回家,听父亲讲述了我的历险记,当场就噙着泪花,抽噎着问我:“假如你今天有个三长两短,我们一家老小该怎么过?”看着老婆无助的眼神,回想起父亲当时的惊恐,没想到家人对这场惊险反应如此的强烈,仿佛劫后余生的是他们,而不是我!凝重的场景让我突然意识到:我的安全对他们原来如此重要!

父亲为什么要给我划上一道安全的红线?是因为爱我,怕我受到伤害;妻子为什么每天总爱把头盔悄悄地挂在我的车头?也是因为爱我,关心我的安危!可我漠视了这些爱的存在,像是一个没心没肺的人!在公司里,每月两次安全会议,每年还有各种类型的安全学习,我就像是一个可有可无的群众演员,走个过场,从未入戏。身边血淋淋的场景,只不过是我们茶余饭后的谈资,于己无关。漠视安全,才是最大的隐患!漠视了安全,那我还是一个对家庭,对社会有责任心的人吗?

是夜,无眠!惭愧折磨着内心到深夜。

袁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