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
·白云边酒业多管齐下奏响帮...
·白云边酒业荣获松滋市工间...
·白云边酒业召开2017年宣传...
首页 » 新闻中心 » 热点话题 » 详情

夏日里的制曲工人

编辑:王小波 发布: 发布时间:2017-06-06 阅读:

初夏的早晨,天刚蒙蒙亮,白云边生态园的花草都还没有从沉睡中苏醒,制曲车间的工人们就早早地开工了。夏季天气炎热,各种微生物繁殖旺盛,是制曲的最佳时节,也是白云边酒业生产高温曲的旺季。

从制曲车间大门口往里走,你会遇见忙碌的拖曲工,拖着满满一板车堆放整齐的半成品曲块从制曲场运往培菌房。他们打着赤膊,黝黑的脊背上汗珠滚落,脸上也是细密的汗珠,嘴角却洋溢着幸福的笑,卸去曲块回来时轻松地一路小跑着。顺着走廊向前走你会看见宽敞的制曲场。现在条件改善了,人工踩曲已经写入白云边的历史,取而代之的机械制曲让工人们的工作环境变得干净整洁。只见传送带上的拌料被源源不断地输送到压模机前,并被压制成尺寸均匀一致的曲块,女工们有条不紊地将它们堆码到板车上,有的则在一旁操控机器,大家各司其职,井然有序。

翻曲和摘草是制曲车间最辛苦的两个工种。翻曲工是男工,翻曲就是在曲块培菌发酵的过程中将曲块翻面,让其各部分发酵充分。培菌房面积很小,只有顶部一扇小窗户用于通风排潮;45天的发酵期内要经过几次翻曲,夏天翻曲时室内温度有将近五十度,里面闷热难耐,虽然门口有大电风扇呼呼吹着,仍能感觉里面热气逼人。翻曲工往往早上四五点钟就来了,他们说早一点干活凉快些。一间房有2200块曲子,分四层摆放,翻曲工们需要在这短短的三小时内将这么多曲块全部翻转一遍,因为等太阳出来了里面更是酷热难当。早上在培菌房昏黄的灯光下,你会看见两个健壮的汉子打着赤膊,背上沾满的稻草渣被汗水冲出深深的痕迹,脸早已经成了花脸,头发和眉毛上灰蒙蒙一片。他们弯着腰动作娴熟地将一块块曲子翻转过来,按顺序不断地重复翻转,不放过每一块,汗水顺着他们的脸滴在码好的曲块上。

摘草工则是女工。摘草是制曲生产的最后一个环节,即将培菌房中盖在成品曲上用于控温的稻草摘干净,然后将曲块堆码整齐。女工们穿着长衣长裤全副武装,戴着厚厚的口罩,只露出一双眼睛,眼角的灰尘被汗水冲出了一道道沟壑。她们动作麻利地摘掉盖在成品曲上的稻草,然后抱到门口的板车上,不一会儿就攒到比人还高的满满一车。再将这一车车稻草运送到稻草库。她们卖力地拖着一车草,小小的个子似乎被淹没在高高的稻草丛中。

俗话说“曲乃酒之骨”!正是这些默默无闻、吃苦耐劳、无私奉献的制曲工人,源源不断地为酿造生产输送着品质优良的成品曲,白云边才能够酿造出如此醇香的美酒!

马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