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
·“白云边致敬改革开放40周...
·白云边:以兼香典范酿造者...
·白云边酒业蝉联湖北民企百...
首页 » 新闻中心 » 热点话题 » 详情

酿造车间的泥土精神

编辑:王小波 发布: 发布时间:2017-10-17 阅读:

我的很多工友来自农村,家里都种有田地,旱田,稻田,他们的身份是工人,也是农民。我不大敢与他们谈论节令和庄稼,一谈便露怯。他们把汗水当作学费足额缴纳给田地,而在我这里,耕田耙地只是一个概念。我十分羞愧。

田地教给他们的,我只有学着的份。

酿造车间的劳作绝对与田地关联,高梁、稻壳,都出自田间;铁锹、铁耙,多用于地头。这些物事很能唤醒侍弄过庄稼的双手的记忆。手头功夫由田间地头过渡到车间岗位,庄稼汉子善意地嘲弄疏于田间劳作手脚拙笨的人,在一个力气可以换取价值的空间,他们具有足够的资本。

我认同这种资本并为之折服,我亦时常鞭策我身体里力量的马匹,与他们一较高下,在我形同自杀的较劲中,他们对我竖起违心的拇指。
  
然而一些事并不是力量的问题。你会用麻绳系扎口袋吗?绳索的系扎,有生我从未接受过鞋带以外的训练,所以系扎口袋我也必须用两只手才能完成。见工友用一只手揪紧袋口,一手将麻绳飞快地绕缠一圈,从留口处穿头,拉紧,魔术般的手法让我看着匪夷所思。工友波仔说这是因为我没有种过稻子,的确。

我习得系鞋行世,却不懂得引线渡己。

种过稻子的波仔也种麦子、苞谷和棉花,外行如我,大抵也能从他的身上见到农时的更迭,春种冬播,夏插秋收,他身上总会以几张跌打膏药告示某个农时的来临。阳光充足,原本黝黑的脸就更加的泛现出黑,补充说明着他在田间地头上的辛苦。

我们总喜欢以“能量守衡”去理解人,以为一个人厚此了必然薄彼,而事实却不尽然。厚此厚彼,薄此薄彼有时拿来论人似乎更为贴切,波仔做事再次证明了这一点。

厚待田地的波仔也厚待着他在酿造车间的岗位。农时不等人,他比遵守农时节令更加精准地遵守着每天的上班,他具有极强的自律性,就似一台无需输入任何指令,就可以源源不断输出“力”的机器。钦佩之余我也确实生出了无限疼惜,我曾试图松缓一下波仔时刻处于拧紧状态的发条。波仔,歇口气,我说。五分钟后波仔又会自动恢复固有的“程序”,一个人能有这样的程序,运行系统究竟是什么样的?这一直是我十分好奇的。
 
“应该做呗。”波仔很风轻云淡的回答我。

我猛然间就看到他所侍弄的,无声无息座落在村子里他的十三亩田地,那些理所当然生长庄稼,扛着日月亘古不变的田地。

波仔厚实的身板站在我的眼里,背景是酿三一区烙印着时间痕迹的墙壁,我能见到光亮渐起,是一种幻化的土黄色的光明。

酿三车间   袁晓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