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
·白云边酒业获业界两项功勋...
·白云边酒业荣获荆州市“20...
·白云边酒业宣传工作提质爬...
首页 » 新闻中心 » 热点话题 » 详情

牛之殇

编辑:王小波 发布: 发布时间:2017-10-31 阅读:

国庆长假,我走进了曾经劳作过的田间地头,开始凋零的秋草没及腰深,突然惊飞的野鸡吓人一跳。各种水草像厚厚的被褥一样盖满了堰塘,透过零星缝隙看下去,只见如墨汁一般的臭水中冒出一串串水泡,散发出阵阵恶臭。一种荒凉的感觉袭上心头,这就是我童年放牛嬉戏的地方?心里有些黯然,便想起了童年印象中不可缺少的伙伴——牛。

自从被冠以“农民工”的头衔之后,我就离开了曾用汗水浇灌过的土地去了南方。那时走得是那样的义无反顾,没有一丝不舍。期间也偶尔去看过几次,都是以“观光者”的心态故地重游。这些年父母年事已高,责任田被流转给他人,再也没有踏上这片土地,像久未联系的人一样从熟悉变成了陌路。

站在这熟悉的田间地头,却难觅童年的踪影。可能农村娃的童年与牛是分不开的,放牛是农村娃的必修课。秋收之后是耕牛催膘越冬的好时节,由于不必担心牛儿破坏庄稼,放牛娃可以结伙嬉戏,开心得不得了!那个时候,农业机械化还停留在书本上,口号里,耕种全靠牛,所以农村的耕牛很多,牛在农民心里是很神圣的,有着特殊的位置,谁要是怠慢了牛是要被指责的。野草和水草都是牛的好饲料,绝对看不到像眼前齐腰的荒草,水草也不会腐烂在堰塘里污染水质。总觉得那时的天是蓝的,水是清,心情是愉快的……

我没有留意牛在农村是什么时候走下神坛的,可能就在我们成为“农民工”时就开始了。耕牛作为中国几千年农耕文化的英雄,逐渐被一种叫做“铁牛”的机器赶下了舞台。正当人们在热情欢呼农业现代化正在到来时,耕牛几千年对人类的贡献被铁犁埋进泥土,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肉体奉献给人类结束一生。耕牛,这个曾被人类视为忠实朋友的种群,最近一次浩劫是在前几年的一场血吸虫的歼灭战中,不再被人类视为朋友,以传染病的传播者的罪名被赶进了屠宰场。从此,田间地头再也难觅牛儿身影,开始变得荒凉……

没有人计算过耕牛这一种群,对人类的生存与发展贡献有多大——因为它们从来没有索取过!人类是很健忘而且功利的,如果说农村里的古稀老人对牛还有一丝恩情的话,到了我们这一代就只有回忆了,我们的下一代还能认识牛儿这种动物,知道牛肉好吃有营养,到了我们孙子辈,恐怕就要到动物园观看了吧?!而对于人类基本没有贡献的野牛——耕牛的亲兄弟,却被供养在保护区里。造化弄人啊!

风流总被风吹雨打去,英雄总有迟暮时!这是历史的必然,但英雄是应该被尊重和缅怀的!小时候的课本中,常把老实做事,不图回报,默默奉献的人比作“老黄牛”,鲁迅也提倡“俯首甘为孺子牛”。时过境迁,“老黄牛”精神也鲜被媒体提及,民间早已把“老黄牛”当作傻子了。人心已经如此这般了,不再耕田犁地的牛儿自然就失去了英雄的光环,成了人类的盘中餐。

我不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,也不是一个动物保护主义者,只是觉得,自从牛类被驯化后就失去了与人类平等的地位,这种局限注定了它的悲哀。作为人类的“老黄牛”,虽和牛有相似点,可若真要和牛类比,也不免牵强,因为人类是能够主宰自己命运的动物。牛的被动挨打,放到现在这个新时代,完全可以变成主动工作、创新产生效益,可以变成发扬新时期的“老黄牛”精神,专心致志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。我们不能一直重复着牛之殇!

      袁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