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
·松滋入围世界美酒特色产区...
·白云边:高标准投料 高质量...
·白云边酒业:开展职工代表...
首页 » 新闻中心 » 热点话题 » 详情

冬季话消防

编辑:王小波 发布: 发布时间:2019-11-13 阅读:

我的消防意识是在“玩火尿床”的恐吓中开始的,70后的童年都很野,不像现在的孩子是关在笼子里长大的。当然,也没有丰富的物资基础去供我们做各种各样高大上的娱乐游戏,但贫穷并没有限制我们对游戏的渴望,我们有属于那个年代的游戏方式,比如:打仗、放野火!

每当到了万物凋零的冬季,田间地头的大沟小沟早已干涸裂缝,沟边的野草也是星火可燃。这里便成了我们“战斗”的好地方。打仗——是我们男孩子非常热衷的游戏。为了模仿硝烟四起的场面,我们常点燃干燥的野草,火苗在风的驱使下,一时间浓烟滚滚,我们便成了不怕死的“英雄”在烟雾里穿梭,衣服弄脏了也毫无顾忌。如果不小心把衣服烧了一个洞,回家后免不了一顿好打。

但有时候火势不是几个顽童所能控制的,我们有一次“打仗”,不小心把生产队的草垛引燃了,草垛可是耕牛过冬的饲料,在当年可算得上是“重要的战备物资”,幸好发现得早,大人们用大盆小桶的水扑灭了大火。我们惊恐的看着熊熊的大火,终于明白自己闯下了大祸,这不是一场游戏而是一场真正的“战斗”。这是我第一次从骨子里感觉到对火的恐惧。

其实在那个年代里火灾事故并不少见,农村里俗称“遭天火烧”。事故的频发是当时的生活环境决定的:住的是茅草房,周围是草垛,烧的是柴火,照明用的是蜡烛或煤油灯……到处都是易燃物,稍有不慎就会发生火灾。儿童玩火又是最难管控的的一环。所以,从小孩自己会玩开始,家长们就会吓唬小孩:“不能玩火!白天玩火了,晚上就会尿床!”因为尿床了会被伙伴们笑话。

随着生活条件的改善,茅草房、草垛、柴火灶、蜡烛、煤油灯等等都渐渐成了记忆中的物件,火灾也成了新闻里的突发事件。现在的小孩再也听不到“玩火尿床”的告诫了。安全环境的改善让我很长一段时间暂时忘却了对火的恐惧,直到十年前打工时再次遭遇。那天深夜,一声爆炸把窗户玻璃震得哗哗响,吓得我像弹簧一样从床上蹦了起来——原来是与我们一墙之隔的化工厂因电线老化引发了火灾。冲天的大火像一只巨大的火炬照亮整个工业园,不时地传出让人胆寒的爆炸声,我慌忙收拾了几件贵重行李作好了“弃厂而逃”的准备。这次事故幸好发生在无人上班的深夜,没有人员伤亡,只留下了一片狼藉和老板的欲哭无泪。但冲天的火光和震耳欲聋的爆炸让我这位现场“观望者”都不寒而栗。

这次经历让我深切地感受到,火灾这个恶魔并没有因为安全环境改善而远离我们,它非常有耐心地蛰伏在我们的周围伺机而动。茅草房、草垛等等这些极不安全因素没了,但新的不安全因素随之而来,比如各种电器、液化气等等。今年无锡市很倒霉,垮桥之后又发生了燃气大爆炸,造成6死15伤。去年在我们生活的城市也发生过电器取暖引发的火灾,家庭财产和精致装修付之一炬,还让整栋大楼惊恐惶惶。

最近一次让我感到后怕的事是发生在我妹妹家的事故:手机充电完成后没有拔掉插头,充电器自燃引燃了床头柜,幸亏家中有人才没酿成大祸。假如家里没人及时发现呢?烧毁的不仅仅是自家的所有财产,还会殃及邻居。作为平常老百姓,房子及其里面的财产就是一家人奋斗大半辈子的全部,可能就因为一次小疏忽而毁于一旦。

小时候,看见村子里的墙壁上写着“防火 防盗 防特”的标语,在那个对特务恨之入骨的年代,我很不理解为什么要把防火放在第一位,而不是把防特放在第一位?成年之后终于明白:防火难于防特!防特是在与敌人作斗争,而防火是在与自己的不良习惯、麻痹大意作斗争!这不仅仅是某一个人的斗争,更是一场全民运动,城门失火殃及池鱼,更何况我们都是蜗居在一起!

酿三车间  袁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