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
·白云边开启新酿季
·开票申报一键敲定!松滋“...
·白云边酒业获“湖北省食品...
首页 » 新闻中心 » 热点话题 » 详情

白云边二代——付云济

编辑:王小波 发布: 发布时间:2015-02-14 阅读:

一身非主流的扮装,蓬松的长发下隐藏一张有点沧桑的脸,迷离的眼神和整天睡腥腥的样子总会让人怀疑他是个瘾君子。语言不多也不爱交流,干活时也不见其生龙活虎的来两下子,累了便独自坐在一边发呆……活脱脱的一个二世主的模样!这就是付云济当初给进班时大家的印象。

“我是被老爸下放到车间锻炼的……”从他的只言片语中我们知道了他是个“白云边二代”,父亲曾是车间领导,家境殷实,根本不是为生活而奔波的主儿!

可能是对父亲的安排有些不满,也可能是对体力活有点吃不消,工作的态度甚是消极。望月基地投产之初,班组集中人力整理窖池。夏天的窖池很闷热,但大家都干得火热,变成一个个泥人儿,唯独他一人躲在一边掏出手机在上网。新机械投产试车那天,大家都各就各位,各司其职,都在聚精会神的学习如何使用新设备,等大家回过神来却发现付云济不知何时不见人影了,车间以前发生过员工坠入窖池的事故,班长急忙派人四处寻找,最终在休息室里发现了正在呼呼而睡的他……不能吃苦,自由散漫的表现让他贴上了“某二代”的标签,这在一个集体之中无疑是被边缘化的人!

“某二代”毫无疑问是个贬义词,人们在羡慕他们光鲜背后更多的是鄙视他们工作的无能与散漫,没有的底线傲慢与嚣张。但在后来的工作中,这位被大伙认为是“被老爸派来打酱油的”,干不了几天就会走人的付云济,给我们展示的却是作为“白云边二代”的光彩的一面。

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,虽然还偶有迟到的现象,付云济逐渐找到了工作的节奏,在班上也逐渐活跃了起来。身体很单薄,快节奏的体力活他“舞”不了多久,但有些细活他表现得很有耐心。把投料用的母糟打得很细碎就是一件细活,很多人不喜欢。付云济却显得乐此不疲,用铁锹打,扫把刷,一遍不行再来一遍,直到做好为止。出池倒醅松散无坨可以提高馏酒质量,上甑师傅也轻松,付云济的细致,得到了师傅们的赞赏,都抢着跟他合作。做这些细活时他有很好的心态,不嫌工作琐碎,不急不躁,宁可多花一点时间也要做好。有时别人都在休息,他一人独自做一些别人不爱或是不屑的小事时,不但没有抱怨情绪,做完之后,还会露出一种很享受的表情。

如果说付云济的细致是工作要求的需要,但有些小细节却让人感觉得到他从骨子里面散发出来的与“某二代”,或是80后90后少有的、让人敬佩的品质。清洁机器用抹布没了,他会从家里带来旧衣服;同事的锹把沾满了酒醅用起来滑腻腻的,他会悄然的帮人清洗漂亮,以至于了闹出同事不认识自己的铁锹的笑谈;摊凉机的链板风孔常被酒醅堵住而失去摊凉效果,他会自掏腰包买来钢丝刷清洗,班长要给他报销,他却说:“小事一桩,更主要的是方便了自己!”诸如之类的细节,没有人要求,他却常挂记在心里。

大家都认为付云济是“有背景的人”,他却很低调,从不在同事面前炫耀自己在公司里的社会关系。半年时间,从当初的“问题员工”到现在优秀员工,他完成了一次华丽的转身,一次惊艳的蝶变,没有让父亲失望。

我很想弄明白是什么让他有如此大的转变,语言不多的他始终没给我这个机会。一次我称他为“白云边二代”,他只是憨憨地一笑,说:“不错!酒厂是我出生的地方……”据我所知,公司里有很多像他这样的“白云边二代”,他们的父辈见证了公司的起起伏伏与发展壮大,这里有留下了他们的青春,承载着他们的梦想和无限的情感,如今他们已经老去,自然殷切的期望自己的后代能够有足够的担当,去驾好“白云边”号巨轮扬帆远航! 

    袁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