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
·从地方品牌到全国十强,密...
·致敬!最美劳动者
·白云边:人文情怀增魅力 工...
首页 » 新闻中心 » 热点话题 » 详情

一瓶“老酒”的回忆

编辑:王小波 发布: 发布时间:2021-04-14 阅读:

今年春节期间,因受疫情影响,表哥远在他乡,没能回家过年,就剩老家留守的舅舅独自一人在家。我于心不忍,略备了些酒菜,顺便给舅舅带了点礼品,来到舅舅家看望他老人家。

舅舅今年年愈八旬,身体还算硬朗,住在新江口大桥桥东大堤下,离大桥头也就百十来米距离,很快就到了。进入家门,一边和舅舅寒暄拉着家常,一边帮他收拾好房间卫生,毕竟他老人家手脚不太灵便,家里显得比较凌乱。收着收着,在他家一个不起眼角落的柜子里,居然发现了一瓶白云边老酒。瓷白的酒瓶上面布满了灰尘,一看就有了些年头。看着这瓶白云边酒,一段段尘封的往事不由得浮现在脑海......

舅舅家住在桥东堤边,离县城仅一桥之隔,小时候那里是我们的乐园。每逢假期,我们都会来这里玩耍。在夏季涨水季节,舅舅拖着渔网,带着我们在河边打捞鱼虾;在枯水季节,和表哥在沙滩上放风筝;有时也会和舅舅在桥上看看风景,到城区逛逛。站在舅舅家门前的大堤上,甚至能闻到河对岸飘来的阵阵酒香。我知道,那是因为白云边酒厂,就矗立在对面的青峰山麓下。远远望去,“白云边”三个金光闪闪的大字高高耸立在一栋高层建筑写字楼上,显得格外醒目。加上电视经常播放白云边的广告,儿时的我对白云边的印象,从那时起,心里就暗暗地有了深刻的认识。

舅舅年轻时曾在白云边酒厂酿造车间干过“临时工”,小时候的我曾经悄悄随着舅舅遛进车间生产现场,看着舅舅汗流浃背翻转着酒醅,闻着酒香,感到既新奇又快乐,每逢春节,舅舅还会带回来厂里分的职工酒回家过年,一切都是那么美好......

往事如烟,时过境迁。如今的我也随着舅舅的足迹,踏进了白云边酒业公司的大门,成为一名光荣的白云边人。曾经的小县城已变了大模样,新江口大桥已扩宽重建。街道变宽了,城区变靓了。而今的白云边也由当年的国营酒厂发展成为现在的白云边集团。酒业公司生产厂区由过去的青峰基地拓展为现在“两岸三地”的格局。酿造生产基地搬迁至望月生态园,白云边酒业行政中心也移居至城东工业园,一代又一代白云边人经过几十年的艰苦拼搏,白云边已成长为年销售达数十亿的品牌酒企。这其中包含了白云边人多少的艰辛和汗水!承载了多少白云边人的记忆!

看着逐渐苍老的舅舅,我说:把这酒喝了吧!当拧开盖子的那一瞬,虽年代久远,仍有一股浓浓的酒香扑面而来。给舅舅斟上满满一杯,咪上一小口,老人家不由啧啧称道:好酒!好酒!

不知不觉,黄昏来临,我也该回了。临走时,我悄悄地留下了今年公司发的两瓶“职供酒”,让舅舅也体验一下现在白云边酒的味道。

酿一车间  袁进  庹宗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