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
·白云边检测中心成为国家认...
·优质优产,白云边2022酿造...
·白云边酒业荣获“湖北省节...
首页 » 新闻中心 » 热点话题 » 详情

希望的九月

编辑:王小波 发布: 发布时间:2021-09-09 阅读:

每年秋风渐起,白云边酿造人都会领到一把铁锹,铁漆黝黑,沉钝而厚实,一段时日之后,新颜逐日朽去,其轻薄锐利期,便是铁锹最称手时,彼时人锹无隙,虽不至于如胶似漆,但也彼此相依,绝少嫌弃。铁器的消磨总是于不知不觉中渐进,待终究难以撮、盛为继,回头才发觉,半年已经过去。山中无甲子,寒尽不知年,说的大约就是如是光景。站立窖池边,不需要知道外面日头爬上了几竿,风过了几阵,只须待静了心,守望今冬的“麦苗”。

其实世上每个人都有一块必得由他自己耕种的土地,无从回避,任谁都无法替代,所有的收获都来自耕耘。

这里是酒的世界,往酒的深处去,打着赤脚我们去收割。现在,播下种子。岭上,蝉和机器齐唱着九月的歌,希望如笋出土,在槽坊里生长。

楚酒历史约略翻过,其枝干繁芜,暗自揣测白云边宗祠时认定是“楚沥”,“沥”为烈酒,区判同为楚酒的瑶浆、琼浆、桂酒椒浆、清糟、清馨等。在槽坊,掐了头去了尾,分段取酒,拿捏酒度分寸在刚刚好之间,冬酿夏熟,这些似乎都是渊薮的佐证,确情待考。

九月投料,天时正合,几阵雨洗得岭上秋意渐浓。

作为时令继承的九月,与去年仿佛,年年岁岁的只是人事的迥异,槽坊的流程周而复始。山形此时已枕了寒流,高粱质感一如前番的沉实,淘粮润水依旧热浪翻滚,稻壳辅料扬散得只有用飞雪才是最好的形容,窖泥已养得烂熟,蘖曲张扬得满屋皆知......

九月的槽坊推搡着生活,执意拉扯它退回本真,“谁家的烟囱先冒烟,谁家的粮食堆成尖”,大地上渐渐遗忘的烟熏火燎气息,猛然间重新又鲜活起来,体力的粗糙准确地点按到萎顿的神经,反叛“精致生活”的汗水以劳作这种最古老的方式在槽坊倾泄。粮食从地里头长出,抽穗拔节灌浆收获,一堆一堆的又再一次遁形于地,遁形于一排排窖池。生长是不停歇的,不同的是这一次收获,收割到的是酒。

没有懒地,只有懒人,父辈们说。

这一貌似土得掉渣的思想牢固奠定了槽坊岭的匠心基础,抚事慷慨,后来细想,对这句话的理解应该广义而非狭义,很多人都在这个淳朴的道理中坚持着。在这个道理中,他们完成稚嫩的蜕变,完成了经由力不从心到游刃有余的过程。槽坊里的“轻薄匀快准”、“操作精细化”......都绝不是轻飘飘的字眼,双手在最初的疼痛结成老茧之时,就是一个匠人基本功练成之日。

等候到酒季的芬芳,在酒甑旁品咂一口酒,真的可以感受到与大地同在,与庄稼同呼吸,与颗颗粮食相交融的踏实与清明。铁锹是一茬茬换掉的,而希望也总是在一茬茬生长。

微风不燥,九月又到了。

袁晓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