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
·关于2018年中秋、国庆节放...
·白云边酒业维修工操作技能...
·白云边酒业为帮扶村打通“...
首页 » 新闻中心 » 媒体广场 » 详情

且就洞庭赊月色

编辑: 发布: 发布时间:2018-01-31 阅读:

人生是寂寞的,像养在水中的蓝月亮,一个又一个。上次去松滋,是去年六月份,那时公公还活着。我们在洈水的溶洞里坐了船,耳边桨声,淙淙流水声,满眼灯光映下的清辉,可谓星河灿烂,宛若水晶宫殿。湿漉漉的台阶上,有公公的背影,那是他人生中,最后的一次出行。

最早,二十岁时去过松滋,也是个冬日,寒冷的夜晚,路边的馆子已经打烊,店家现捅开火,烧了杜婆鸡。热油滚锅,鸡子倒进去,滋啦啦作响。爆炒,葱姜蒜、啤酒、八角茴香、豆瓣酱、辣椒、精盐一股脑放入,添上少许水,再移入土钵,点上红红的炭火,冬日的夜晚便擦了粉,鲜亮起来。热气腾腾的香味顺着白雾弥漫开来,那么香,那么暖,那样的饭菜,让我记了一辈子。

这次去,有很多人,大多不认识,我靠窗,旁边坐着新华网的一名年轻女记者。天气阴冷,大家穿得胖墩墩的,雾气遮住玻璃,擦了又擦。我喜欢这样漫无目的的出行,尤其到不知名的山里,汽车流浪在大地的腹纹里,如母亲的摇窝,安全、静谧,没迷失感。

窗外的风景,像我翻动的书籍,一页页闪过。大地是无声的,母体正在安眠,荷已干透,一派清奇,呈出静止的风貌。孤独的风抚摸着水面,鹭鸶的身影剪辑在天空中,视野苍茫,水面漫了层油绿的苔藓,如公园草坪上温柔洒下的地米花。桐船上,有人划桨,水纹荡开处,背影萧萧,天地清远深美。

还有那些衰草、芦花、黄绿的树木,灰色的水域,野鸭子嘎嘎的叫声,都充满乡村自然的喜悦。在大地佛性胎音的光辉里,人是可以坐下的,生命的意态如此神奇简单,你路过它们,它们也路过了你。

我们的第一站是南海镇牛食坡村,很有画面感的名字。顾名思义,原来只是一处绿茵茵,牛吃草的山坡,现已立起一幢幢小楼,农民的日子真的已经很好过。画家献了画,书法家写了春联、福字、寿字,村民们排着队要,直到一摞摞的红纸写完,再找不到纸张。车子开出去很远,还能看见路上稀稀拉拉夹着红纸的人在走,有人蹲身开门,是自己的家,漂亮的小三层,气派明亮,银光闪闪。

松滋多体貌,山、水、溶洞、林、泉应有尽有,峰峦起伏、沟壑纵横,似一个紧致的美人,立体玲珑饱满;又如一块温润的碧玉,人可以沉进去,在它的毛孔心肺里自由呼吸。

白云边公司美得像团雾,纯徽式建筑掩映在灰蒙蒙的天空中,有种不实之感;远远望去,像画上去样,层层叠叠,宛若海市蜃楼。这样的意境很适合这个季节,有种朦胧忧伤之美。同行的人说,若是晴天就好了,实际不然,这样低调的天气,更能凸显匹配它淡远的气质和轮廓。

我喜欢这样的调调,干笔飞白,秀逸飘渺,一眼的素。打破之前所有的想象,可用惊喜二字来形容。人是轻的,雾是轻的,白墙黑瓦都是轻的,生命倦怠,云朵寄居在云朵上。

你无法知道一千多亩是什么概念,镜头不断打开,山还是山,水还是水,树还是树,车子走也走不完。山林主体,一切都没被破坏,只在无植被的地方,建起了一座座重檐飞角的厂房,所以也叫白云边生态园。依旧鸟鸣泉响松落花香,充满大自然的情趣和勃勃生机。整个厂区静无一人,零星散落的车辆,是工人泊在那儿的坐骑,无疑他们是富庶,也是文化的。

不知一千多年前,李白来时是何样貌。那一年,他秋游洞庭,乘流北上,夜泊于此。一袭白衣,举杯邀月,望着湖光山色,水夜无烟的江面,吟下了“且就洞庭赊月色,将船买酒白云边。”的千古名句。他手里的酒,即现在白云边的前身,白云边酒也因此而得名。月色入酒,赊了又赊,深远旷美,难免的情缘。

白云边位于松滋城区北端,临江汉,倚巫山,接武陵,滨长江。可谓好水、好风、好土、好粮、好气温,泉风甘冽,醇香绵厚,古时就是酿酒的佳地。我们到销售区走了走,也是墨卷波涛,笔缩云烟,好意境、好底蕴、好气质,处处透着清净与优雅。酒库掩映在竹林深处,清香扑鼻,一缸缸女儿红,硕大无比,蔚为壮观,乃平生头次所见。

红绸托盘里,水晶高脚杯,晃动着一杯杯清透的琼浆,23年佳酿。我最后一个端起杯,看了看,又放下。工作人员笑着催我,我说我不会饮酒,只能一小口,怕浪费了,她说没事的。那一刻,我听见水滴隔空而落的声音,优美极了,世界溢彩流光,顾盼神飞,生命的体液如此甘醇。

最初识得酒,是因为林冲,爱他的忧郁,风紧雪大,鹅毛中,枪挑酒葫芦,一袭凛冽的背影。人生之寒,莫过于此,唯余酒。草场熊熊的大火与心中的烈焰一起燃烧,生命再一次转折。

我喜欢一切孤单落寞的东西——流走的意象,飞逝的时间,冰冻的情绪,发黄的条幅,人生中精彩刻骨的部分,在里面淹没,再淹没。酒,还原记忆的良方,水样的形态,火样的性格,像风一样绵长柔韧。酿酒之人是艺术的,也是平静安详干净魔术的,给予了水更深刻的内容。

天慢慢暗了下来,有人挥毫,有人泼墨,写了一天,总是写不完。站在二楼,可以看见错落的飞檐和绿竹掩映的白墙,以及竹叶里透出的一豆灯火,在这个冬日的傍晚,昏黄温暖,富有情调。黄叶铺成的小路很长,很厚,踩上去窣窣作响,无需打理,要的就是这份风致。余者非常干净,斑驳的墙体,暗生的苔藓,自然的风貌,都化在酒香里,有了窅窅的古意。

酒的泉水流到了今天,那么美!北纬30度,上天赐予的故园,予以了酒最好的体温。

回城时,已华灯初上,我拿着手机对着窗外拍照,灯火琉璃处,是安静的街道。夜很静,淡淡的月亮,贴上去样,能听见星子落下的声音。(作者:菡萏

来源:荆州日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