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
·松滋入围世界美酒特色产区...
·白云边:高标准投料 高质量...
·白云边酒业:开展职工代表...
首页 » 新闻中心 » 热点话题 » 详情

九月 谱写一首质量的歌

编辑:王小波 发布: 发布时间:2019-09-12 阅读:

身边没有田野,只有厂房与长街。

我的四周,围满了酒香,但我每一次呼吸里,都有狗尾巴草在灼热的太阳底下散发的气息,有藕塘莲子濡湿的清香,有发黄的稻子,老黑了的绿豆荚……这些味道被一个殷实的月份聚拢来,垒放在了我的周围,它们因了我这个土里生土里长的人的嗅觉而产生瓜葛,邂逅其中任何一种都会唤醒另一种记忆。

九月,酿酒的人开始甩着汗水投料,在日光或者一片灯火下,亮出一群汉子裸臂健硕的肌肉。红褐色的高粱一车车运进,已经烙上时代感有着略显驳杂痕迹的车间,波澜不惊得像一位老人,静静注视着这一切,注视着包括时间流动在内的动静,而独自巍然。白云边酿造生产把每年的六月当做一个句号,将每年的九月当做一个开端。一粒粮食从焖水开始,在阳光还泛白的暑热之末,走上固态液化的漫漫旅程,一程十个月,浴火重生。每一年的这个时候,踏进车间的大门,我都能够感受一个时间老者颔首微笑的慈颜,这时我像如约而归的故人,仰首凝目,看风尘几许,又挂上了檐角。

厂房门前,一株草顶着长着细芒的草籽在风里摇晃。我清楚,没有任何一个九月可以重复,一个九月过去了,就不会有谁,再可以拿来归还。

再过多少年,我才会回头记起这个九月,记起我曾那么匆匆地从一条柏油路的热浪中穿过?我不知道。

我不知道,是不是身边的每一个酿酒人都和我一样,能够看见脸上流下的一滴汗水缓慢地滴落,看见它自由落体于黑白时空,最后在一声脆响里归隐于一片时间的湖?湖中往事泛舟,那一个个日历上翻过了的九月,在湖水中漂浮,它们已回不了岸。

我不知道,是不是也有酿酒人和我一样,此时游荡在时光的湖边,看那些芦苇白絮飘忽,仿佛曾经绽放的流年,情之所至,在酿造基地这个所在,我的所见多是追溯的所见:从所有可能稽考的地方去查阅和聆听,从相对历史显得短促的记忆中搜寻,这是我靠近白云边历史的途径。我在深究一个手艺人作为生命个体的内心轨迹,看到劳动,力之花的绚丽,细考一个传承行业林立行业之林的艰辛历程,其结果是自己时常为一种深邃所淹没。

湖面平静,是时间真正的面目。时光湖水的平静之下,累积着浩瀚的过去,靠近它,或者靠近一杯酒,你都能感觉到时间的重量。一杯酒飘着光阴的陈香,都说,没有什么能够与时间抗衡,面对一个历久弥坚,步过时间长廊的品牌,你每次端起一碗酒,双手都应该在轻轻颤抖,因为有一片湖,醒在它的血脉里。

把自己的九月丟进湖里,我又丢进一颗年龄的石子,石子带有我的体温落下去,落下去,一直落到湖底。它是否会同色于湖底沉积的金沙,我也无从得知。我所能确信的是,某一天你掬一捧湖水,照见了已渐苍老的容颜,你会看见自己微笑着,无有心结。

每个九月都会不同,生命却因了相同的努力变得厚重。湖面有清风拂过,你面对无时无刻不存在的远离,以一种质量,成就另一种质量,以一种追求,成就另一种追求。质量始于投料,精品源于酿造,酿造美酒,你也用汗水酿造着自己的人生。

精耕细作的誓言铿锵,九月又来,你再次站在了一段新故事的开头。

有人戏说:我于昨夜去世,去时心如止水;我于今早重生,来时胸怀朝阳。抛开行文的“噱头”,单论言语中的情怀,莞尔间秒懂。如果你的所求是一份曾经努力的心安,如果你的所求是无愧于匠人春秋,那么你当深以为然。

九月,白云边人正在谱写着一首质量之歌。

霜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