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
·斩获两项大奖,白云边“明...
·白云边冠名高铁
·疫情之下白云边蝉联湖北民...
首页 » 新闻中心 » 热点话题 » 详情

白云边酿酒

编辑: 发布: 发布时间:2021-05-07 阅读:

白云边酿酒

袁晓林

在一口酒甑旁,

酿云天月色。

关于远方,

关于一颗星星及其诗文的光芒,

被一口酒甑守着,并以钢铁的哑默,

还原生活。

 

在一口酒甑旁,

你走笔昼的纸白,夜的墨浓,

把酒的诗人远在语言的故乡,

你一把铁锹用以局促年华,灯影下,

注释笔墨来处:那一些李白喜爱的字,

青峰孤舟古洞庭的烟柳。

  

随手舀一碗酒都是发酵的前古

——半壁大唐于杯中起起伏伏,

谪仙人狂草的七言锦绣,

一如槽坊岭的秋,拈一抹秋黄,

就酩酊了指头。

 

白云边的情怀远方

——写在《白云边酿酒》后

我们这一群人有诗歌和远方吗?

用含蓄、意味的文字来描述酿造人的工作,坚持心怀美好去体验辛勤的酿造生活。我希望有一些长短句的出现,且它们的出现是有意义的。

在很多个夜晚,我为我的比喻而羞愧。莫言先生说一切比喻都是拙劣的,我深以为然。当某些原始意象从脑海中冒出来的时候,我清楚手中这支廉价的、五毛钱的水芯笔又一次走上一条不归路。

匠心是一个很平凡的东西,文字的方向在向着“匠心”的根部去探索发现的时候,我被感动着。而且越往深处去,感动越强烈。

他们的生命渺小而辽阔,真的。

这一群用满手老茧掩藏了细腻的男人;赤足就能蹚过冬天的男人;提着特大水杯暑天“牛饮”的男人;须发染尘可以随时席地而坐的男人;眼中布满着血丝的男人;会爆一些粗口的男人;眼巴巴望着酒罐和产质量的男人;紧蹙眉头一脸沧桑、张开笑颜就阳光灿烂的男人;质朴得天然去雕饰的男人;这一群爱着就能肝脑涂地,恨着会横眉冷对的男人;这一群皈依酒的莲花池的男人。

山上的花儿一朵一朵地开,他们的考勤一天一天地“√”,琢磨酒事成了他们每日里的最“应该做”,匠心是什么?

他们不去想。

只是,他们一直在朝着自己的“诗歌”,朝着充满挑战和希望的远方,走在自己的路上。白云一壶酒,赠饮天下人。